汤圆君_给我来一打李芝士

常年躺尸且不定向爬墙

魔幻现实主义梦记

(1)一枚硬币引发的血案

        梦里的时间大概是下午,天空很蓝。我是在一个小学教学楼上,顶楼,最靠近楼梯的教室门口。走廊上一边是瓷砖一边是教室,瓷砖是长方形的白瓷砖,顶上还有很矮的护栏。因为年限的问题护栏有点活动,使劲摇晃的话护栏会发出“吱嘎”“吱嘎”难听的声音。教室的外墙上半部分是白的,下半部分刷了绿色的涂料。
        这里“我”是个男生,很皮的那种,也不讨老师喜欢。当天下午是全校级的大扫除,老师就要求“我”去拿着抹布把走廊的瓷砖擦干净。
        “我”手里拿了一块灰色的抹布,就是原本是白色,后来反复使用后形成的那种灰色。听了老师的话“我”就乖乖去擦瓷砖,然后还把护栏也擦了个干净。
        大扫除的时间很长,“我”的任务很少。擦完之后我就站在楼梯口,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枚硬币开始在手里玩。在“我”正在玩的时候老师来了,就大喝了我一声。
        具体老师骂了“我”什么“我”不知道,但是声音之大直接把“我”震了一哆嗦,手一抖硬币就掉了出去,沿着楼梯往下滚。
        硬币对“我”来说应该真的非常重要。见到硬币掉了“我”也不管老师骂什么了,弯着腰连滚带爬地就去追。
        那枚硬币也是很奇怪,滚的不算快可是“我”就是追不上。于是“我”就从顶楼追到了楼下,还是没追上,而且硬币在平地还一直滚着,朝着校门口滚去。
        这时候校门口就突然有一辆黑色的车停下。那辆车“我”不知道牌子,但是很华丽,很大气,明显是有钱人家的车。
        朝着校门口一侧的后车门开了,也下来了一个男生。那个男生穿着白衬衫、黑裤子,皮肤很白相貌特帅,属于“校草榜”榜首的那种,而且还特高冷。
        就在帅男生进学校的时候,那枚硬币也正好滚到了他的脚下。这个时候后面的“我” 因为总是追不上硬币有点烦躁了, 于是猛地一扑……
        在“我”抬头欲爬起来的时候正对着帅男生低头看过来的脸,然后“我”的脸上露出了十分惊喜的神色,而帅男生则一直是那副面无表情的脸,只是“我”看到了他眼神里深深的无可奈何。
        梦境到此戛然而止。我醒了过来。
        莫名地,我十分确定梦里那枚硬币是帅男生送给“我”的,而“我”和帅男生很熟很熟,是那种铁哥们的关系。

李土芝是什么世界瑰宝
扶我起来我还能再吸一口芝士(x

确认过眼神,
今年也是安定的反派粉

存一个档。

之前做的表情包(?)与问卷。
12ea3九连4综特摄。

。这里面我最满意的是暗黑童话和综艺真人秀(。)
以及觉得自己不会放飞自我👋

存档。
实际上这是之前三骑比较的配图(。

*一点点的比较。假面骑士Blade·橘朔也&假面骑士Ex-aid·花家大我。
*Blade一年前看的有的点记不清了,出错了锅都归我。
*恶搞有,玩梗有,相信我我是爱他们的。
*后辈见前辈要先自报家门比较好,对吧?

=====================================================================================================================

花家:我是花家大我。
橘:我是橘朔也。

花家:我是自家TV三骑。
橘:我也是自家TV三骑。

花家:但实际上我是最早变身的骑士。
橘:我也是最早变身的骑士。

花家:我的武器是枪。
橘:我的武器也是枪。

花家:我Level Up之后能上天。
橘:我Level Up,啊不是,Jack Form之后也能上天。

花家:因为使用的Porto Gashat的副作用,我的身体残破不堪了。
橘:因为使用的是匆忙开发出的Rider Systerm,我的身体也……虽然更多是我的恐惧心的缘故。
花家:我的身体状况可是实打实的啊,前-辈。

花家:TV里的敌人Bugster,实际上是由人类诞生的。
橘:TV里的敌人Undead,实际上是由人类解开的封印。

花家:幻梦公司的社长,檀黎斗,是整场事件的罪魁祸首。
橘:人类基盘史研究所的所长,乌丸启……哦严格来说这整场事件不是乌丸的锅,可仍然与他脱不了干系。

花家:为我和同伴们提供装备的幻梦公司GENM CORPERATION,是一切的根源。
橘:为我和同伴提供装备的人类基盘史研究所BOARD,是一切的起点。

花家:虽然没有明确提到,但这一点我从TV开头就知道了。
橘:这件事我倒是在TV开头就说出来了。

花家:我们这边有一位Bugster的伙伴仮野明日那,真名Poppy Pipopapo。
橘:我们这边也有一位Undead的伙伴相川始,真名……Joker应该算名字吧?

花家:Poppy Pipopapo她是女主。
橘:相川他是女,呃不对,男二。

花家:Poppy Pipopapo被洗去了记忆,是Bugster众打入我方的卧底。
橘:相川为了完成栗原先生的遗愿,接近栗原母女并守护她们。

花家:因为洗脑的原因Poppy Pipopapo她黑化过。
橘:因为Undead的战斗本能相川他也黑化过。

花家:不过她洗白了。
橘:他也洗白了。








【彩蛋】
说说对前辈/后辈的印象?
花家:很好的前辈。说至激动处冒出的オンドゥル语听起来拗口了些。
橘:……
橘:很可靠的后辈。是个好医生。

假面骑士Build。

跟风来一发问卷。
打脸专用(bu

关于Snipe外传的一些东西。

*关于花家大我&檀黎斗。脑洞码出来前我没看熟肉。
*大致理一理他们之间乱七八糟的爱恨情仇。脑洞有待完善且Bug遍地走。慎入。
*可能和tv剧情有出入。目前还没想好Parado怎么插进去,以及社长和花家到底谁先第一个接受适合手术。_(:з」∠)_
*写完突然发现自己没说清楚社长啥时候黑了……大概是从Bugster诞生开始黑吧x
————————————————

事情可以追溯到六年前。

Bugster的诞生是一个意外,并造成了大批人员消失,即Zero day。为了群众的生命安全,卫生省与诞生Bugster的幻梦财团一起,开始寻找解决方案。

开发的游戏出现Bug,父亲因此入狱,财团出现破产危机,再加上卫生省在合作之余强制性对幻梦财团进行监视,这对檀黎斗来说是不啻于放弃成为医生的致命打击。在对Bugster进行了一番研究之后【大约在这里插入Parado】,檀黎斗从这个新物种身上得到灵感,关于“究极的游戏”的构想就此诞生。

游戏要做,烂摊子更要收拾。檀黎斗不愧是个天才,他通过研究引发灾难的卡带制并修改其数据制作出了驱动器,即变身成为假面骑士与Bugster战斗从而拯救生命。但这并不能让卫生省完全放心。人们目前对这种类似病毒一样的生物知之甚少,卫生省担心,这么做只会白白赔上额外的生命。

檀黎斗提出了适合手术的方案。一半是为了解决眼前的困境从而安抚社会众人,更是……为了实验。为了他所构想的“究极的游戏”进行的,必要的实验。

将少量Bugster Virus注入人体,待人体产生抗体后即有了驾驭骑士的资格。此即为适合手术。这样的方案一提出来自然收到了更强烈的反对。然而,面对越来越多的生命逝去,卫生省一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经过一番努力,卫生省总算同意了这种做法。既然要消灭的对象是病毒一样的生命体,那么,自然就由医生来做假面骑士。

被选中的人是圣都医院的放射医,花家大我。

拯救生命,这份责任感和使命感对一个医生来说意义如何不言而喻,更何况那时的花家有着天才放射医的称号,最是天真和意气风发。因此说服花家的过程意外地简单。但如果说整个成为假面骑士的过程有什么纰漏,那就一定是,适合手术。

——————开个支线——————

【如果花家是第一例接受手术者】

檀黎斗没有隐瞒对方,更何况也没办法隐瞒。他告诉了花家大我关于适合手术的危险性,包括对方会是一个实验品。(只是他隐瞒了自己的另一重阴暗的目的)没有可供参考的数据,没有先例,就算是他不确定结果会如何。形势逼人,花家大我可以说是带着舍弃一切的决心、抱着必死的觉悟接受了手术,成了假面骑士Snipe。



【如果社长是第一例接受手术者】

适合手术一经提出自然遭到了更多的反对声。为了说服卫生省那群人也为了获得必要的数据,檀黎斗一狠心,干脆拿自己做了实验。毫无疑问,实验成功了,也成功堵住了那群怀疑的人的嘴。

但实验对象还是太少了,参考性近乎为零。因此在对花家大我进行手术的时候檀黎斗也谈到了这个问题,不过当然有所隐瞒,但对于适合手术的危险性、花家是个实验品的事倒是解释的比较详细。(同样,檀黎斗隐瞒了自己的另一重阴暗的目的)形势逼人,花家大我可以说是带着舍弃一切的决心、抱着必死的觉悟接受了手术,成了假面骑士Snipe。

—————支线结束——————

战斗进行得很顺利。Bugster被消减,生命被拯救。本来前途一片大好,却令帕拉德檀黎斗他们感到忧虑,毕竟只有一个人(or两个人)的实验数据显然不够,究极的游戏开发也会受阻。于此同时花家在战斗之余摸到了一些东西,对这一切产生了怀疑,但苦于没有证据。种种因素合在一起,就是Graphite诞生花家战败被驱逐的理由。

被逼走的花家失去了一切。但他很清楚,这还远没有结束。于是他转而做了地下黑医,借此一边研究一边关注事情的动向。他也听说了飞彩和九条加入其中,知道这其中种种危险的他想过阻止,只可惜以目前的他来说他无能为力。

TV十一集檀黎斗曝光,自言“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究极的游戏”。联想到自己所遭受的一切花家明白了很多东西,然后……然后就一起和永梦众人怼檀黎斗吧。

over?


再说些有的没的:

适合手术,因为有了先例安全性有所提高,但它本质上是带着檀黎斗阴暗目的的实验,这一点从未改变。

花家大我,受了适合手术的副作用,身体机能缓慢衰退并长出白发。檀黎斗他,大概是精神上受影响比较大,所以性格大变宛如分裂?总觉得这东西对人的影响因人而异啊……

至于原型卡带,这两个人都用过。大概社长受影响大些?他不是把原型卡带涂了色还开过lv2吗……花家估计只开过lv1。

适合手术的本来目的曝光花家当然会生气。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社长真的没骗他,社长确实把他当了实验品。花家所憎恨的是对方将自己的心意自己的梦想、自己作为医生的荣耀及赌上一切的惨烈经历所否定和践踏吧……

TV里这俩人的关系在我看来有种说不出的微妙,社长甚至有那么一点点纵容花家。抛开之前那些恩怨不提,我想,原因大概来自于,两人的相似性。

被否定被践踏的梦想与荣耀,有过这般经历的檀黎斗又近乎原样地把这一切施予花家身上。



……大概真的End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