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圆君_我永远喜欢血荒jpg

圈名汤圆/月殇。
主吃特摄,补番生活长长长长。
CP多而杂,冷CP偏执狂,也喜拉郎。
常年饿死,偶尔诈尸。
懒癌晚期,我爱BE,无药可医。

存一个档。

之前做的表情包(?)与问卷。
12ea3九连4综特摄。

。这里面我最满意的是暗黑童话和综艺真人秀(。)
以及觉得自己不会放飞自我👋

存档。
实际上这是之前三骑比较的配图(。

*一点点的比较。假面骑士Blade·橘朔也&假面骑士Ex-aid·花家大我。
*Blade一年前看的有的点记不清了,出错了锅都归我。
*恶搞有,玩梗有,相信我我是爱他们的。
*后辈见前辈要先自报家门比较好,对吧?

=====================================================================================================================

花家:我是花家大我。
橘:我是橘朔也。

花家:我是自家TV三骑。
橘:我也是自家TV三骑。

花家:但实际上我是最早变身的骑士。
橘:我也是最早变身的骑士。

花家:我的武器是枪。
橘:我的武器也是枪。

花家:我Level Up之后能上天。
橘:我Level Up,啊不是,Jack Form之后也能上天。

花家:因为使用的Porto Gashat的副作用,我的身体残破不堪了。
橘:因为使用的是匆忙开发出的Rider Systerm,我的身体也……虽然更多是我的恐惧心的缘故。
花家:我的身体状况可是实打实的啊,前-辈。

花家:TV里的敌人Bugster,实际上是由人类诞生的。
橘:TV里的敌人Undead,实际上是由人类解开的封印。

花家:幻梦公司的社长,檀黎斗,是整场事件的罪魁祸首。
橘:人类基盘史研究所的所长,乌丸启……哦严格来说这整场事件不是乌丸的锅,可仍然与他脱不了干系。

花家:为我和同伴们提供装备的幻梦公司GENM CORPERATION,是一切的根源。
橘:为我和同伴提供装备的人类基盘史研究所BOARD,是一切的起点。

花家:虽然没有明确提到,但这一点我从TV开头就知道了。
橘:这件事我倒是在TV开头就说出来了。

花家:我们这边有一位Bugster的伙伴仮野明日那,真名Poppy Pipopapo。
橘:我们这边也有一位Undead的伙伴相川始,真名……Joker应该算名字吧?

花家:Poppy Pipopapo她是女主。
橘:相川他是女,呃不对,男二。

花家:Poppy Pipopapo被洗去了记忆,是Bugster众打入我方的卧底。
橘:相川为了完成栗原先生的遗愿,接近栗原母女并守护她们。

花家:因为洗脑的原因Poppy Pipopapo她黑化过。
橘:因为Undead的战斗本能相川他也黑化过。

花家:不过她洗白了。
橘:他也洗白了。








【彩蛋】
说说对前辈/后辈的印象?
花家:很好的前辈。说至激动处冒出的オンドゥル语听起来拗口了些。
橘:……
橘:很可靠的后辈。是个好医生。

假面骑士Build。

跟风来一发问卷。
打脸专用(bu

关于Snipe外传的一些东西。

*关于花家大我&檀黎斗。脑洞码出来前我没看熟肉。
*大致理一理他们之间乱七八糟的爱恨情仇。脑洞有待完善且Bug遍地走。慎入。
*可能和tv剧情有出入。目前还没想好Parado怎么插进去,以及社长和花家到底谁先第一个接受适合手术。_(:з」∠)_
*写完突然发现自己没说清楚社长啥时候黑了……大概是从Bugster诞生开始黑吧x
————————————————

事情可以追溯到六年前。

Bugster的诞生是一个意外,并造成了大批人员消失,即Zero day。为了群众的生命安全,卫生省与诞生Bugster的幻梦财团一起,开始寻找解决方案。

开发的游戏出现Bug,父亲因此入狱,财团出现破产危机,再加上卫生省在合作之余强制性对幻梦财团进行监视,这对檀黎斗来说是不啻于放弃成为医生的致命打击。在对Bugster进行了一番研究之后【大约在这里插入Parado】,檀黎斗从这个新物种身上得到灵感,关于“究极的游戏”的构想就此诞生。

游戏要做,烂摊子更要收拾。檀黎斗不愧是个天才,他通过研究引发灾难的卡带制并修改其数据制作出了驱动器,即变身成为假面骑士与Bugster战斗从而拯救生命。但这并不能让卫生省完全放心。人们目前对这种类似病毒一样的生物知之甚少,卫生省担心,这么做只会白白赔上额外的生命。

檀黎斗提出了适合手术的方案。一半是为了解决眼前的困境从而安抚社会众人,更是……为了实验。为了他所构想的“究极的游戏”进行的,必要的实验。

将少量Bugster Virus注入人体,待人体产生抗体后即有了驾驭骑士的资格。此即为适合手术。这样的方案一提出来自然收到了更强烈的反对。然而,面对越来越多的生命逝去,卫生省一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经过一番努力,卫生省总算同意了这种做法。既然要消灭的对象是病毒一样的生命体,那么,自然就由医生来做假面骑士。

被选中的人是圣都医院的放射医,花家大我。

拯救生命,这份责任感和使命感对一个医生来说意义如何不言而喻,更何况那时的花家有着天才放射医的称号,最是天真和意气风发。因此说服花家的过程意外地简单。但如果说整个成为假面骑士的过程有什么纰漏,那就一定是,适合手术。

——————开个支线——————

【如果花家是第一例接受手术者】

檀黎斗没有隐瞒对方,更何况也没办法隐瞒。他告诉了花家大我关于适合手术的危险性,包括对方会是一个实验品。(只是他隐瞒了自己的另一重阴暗的目的)没有可供参考的数据,没有先例,就算是他不确定结果会如何。形势逼人,花家大我可以说是带着舍弃一切的决心、抱着必死的觉悟接受了手术,成了假面骑士Snipe。



【如果社长是第一例接受手术者】

适合手术一经提出自然遭到了更多的反对声。为了说服卫生省那群人也为了获得必要的数据,檀黎斗一狠心,干脆拿自己做了实验。毫无疑问,实验成功了,也成功堵住了那群怀疑的人的嘴。

但实验对象还是太少了,参考性近乎为零。因此在对花家大我进行手术的时候檀黎斗也谈到了这个问题,不过当然有所隐瞒,但对于适合手术的危险性、花家是个实验品的事倒是解释的比较详细。(同样,檀黎斗隐瞒了自己的另一重阴暗的目的)形势逼人,花家大我可以说是带着舍弃一切的决心、抱着必死的觉悟接受了手术,成了假面骑士Snipe。

—————支线结束——————

战斗进行得很顺利。Bugster被消减,生命被拯救。本来前途一片大好,却令帕拉德檀黎斗他们感到忧虑,毕竟只有一个人(or两个人)的实验数据显然不够,究极的游戏开发也会受阻。于此同时花家在战斗之余摸到了一些东西,对这一切产生了怀疑,但苦于没有证据。种种因素合在一起,就是Graphite诞生花家战败被驱逐的理由。

被逼走的花家失去了一切。但他很清楚,这还远没有结束。于是他转而做了地下黑医,借此一边研究一边关注事情的动向。他也听说了飞彩和九条加入其中,知道这其中种种危险的他想过阻止,只可惜以目前的他来说他无能为力。

TV十一集檀黎斗曝光,自言“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究极的游戏”。联想到自己所遭受的一切花家明白了很多东西,然后……然后就一起和永梦众人怼檀黎斗吧。

over?


再说些有的没的:

适合手术,因为有了先例安全性有所提高,但它本质上是带着檀黎斗阴暗目的的实验,这一点从未改变。

花家大我,受了适合手术的副作用,身体机能缓慢衰退并长出白发。檀黎斗他,大概是精神上受影响比较大,所以性格大变宛如分裂?总觉得这东西对人的影响因人而异啊……

至于原型卡带,这两个人都用过。大概社长受影响大些?他不是把原型卡带涂了色还开过lv2吗……花家估计只开过lv1。

适合手术的本来目的曝光花家当然会生气。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社长真的没骗他,社长确实把他当了实验品。花家所憎恨的是对方将自己的心意自己的梦想、自己作为医生的荣耀及赌上一切的惨烈经历所否定和践踏吧……

TV里这俩人的关系在我看来有种说不出的微妙,社长甚至有那么一点点纵容花家。抛开之前那些恩怨不提,我想,原因大概来自于,两人的相似性。

被否定被践踏的梦想与荣耀,有过这般经历的檀黎斗又近乎原样地把这一切施予花家身上。



……大概真的End了。





Purchase 【01】


*CP花檀,花家大我/檀黎斗。打个CP的Tag意思意思好了反正没人吃这对。
*脑补私设与OOC各占三分之一。有中之人梗出没。
*时间线……大概十六集后???本来想写一次普通的买买买结果越来越跑偏👋

—————————————————————————————————————————————————————————————————————————————————————————————————————————————————————————————————————————————————————————————————————————————————————————————————————————————————————————————————————————————————————————————————————————————————

视线自下而上依次从两旁的一排排货物架上掠过,然而花家大我却并没有发现他需要的。

他并没有吃零食的习惯。

这时候就回想起来在打赌结果输了游戏后,西马妮可那幅兴奋又得意的样子,还有报出一连串各种杂七杂八牌子与口味的姿态。想到这里花家大我多少有点烦躁。不是因为输了游戏,更不是因为目前他正站在各种薯片饼干之间挑选零食。一个普普通通的赌局而已,他也不是什么输不起的人。

按道理说医生与病人的交集理应止于病人的痊愈。花家大我不明白,为什么妮可会缠着自己不放。以他目前的身份,地下黑医也好假面骑士也好,这样的伴有危险的身份同对方保持接触,其严重性无需多言。更何况一个女孩子,还是个未成年人,知道这一切后还三天两头往自己这里跑,真不知道该说是勇气可嘉还是心大。虽然他们的对话内容有相当一部分是关于M(宝生永梦)——

他好像有点明白了。唯一的败绩对于一个职业玩家来说实际上是对其实力的肯定,可惜心高气傲的少女却把它当作难以忍受的污点。尽管在感染游戏病又亲眼看到他们的战斗后少女有所感触,不再憎恨,但这份偏执的好胜心却不是一时半会所能改变的。而这样的心态对她今后的成长来说,无疑是一种阻碍。年纪轻轻收入一亿的职业玩家,平心而论,花家大我还是有几分佩服的。他决定等对方再一次不请自来的时候,好好谈谈这件事。

而现在他首先需要履行赌约。内心无声地叹了口气,再次扫视了一番货物架,随便拿了两包薯片后花家大我转身就走。

话说……这也太多了吧?把清单上列出的东西买个差不多之后,花家大我扫了眼自己的购物筐,有点后悔自己刚进来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推一辆购物车。想了想,他决定再去蔬菜水果区转转。纯粹是职业病发作,一个医生从健康学对重度膨化食品上瘾者无声的劝诫。他对自己说。

但是花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这个行为,和一个为叛逆女儿处处操心的单身父亲没什么两样。

在没想好再买些什么水果时,花家大我首先看到了一个人。

檀黎斗。

在大脑就转身离开还是若无其事上前作进一步的反应之前,对方已经直起身来换了个方向,然后又觉察到了什么转过头来。此时花家大我可以看到对方手里提着的一袋草莓,不用说,肯定是精挑细选过的。

“真是巧呢,花家医生。”

这样的称呼和语气反而让花家大我走上前,维持着他一贯的冷漠表情,一言不发地挑了一袋苹果后转身离开。

双方身处敌对立场,一同去排队付账这样的事情当然不可能。他也知道对方不会在超市这种地方展开战斗,至于出了超市大门那就另当别论。

从收银台出来,将两个鼓鼓囊囊的袋子放在一边,花家大我站在一旁。他看着跟在人后的檀黎斗,从排队到付款再到把东西装好。除了常规的东西以外他还看到了一些特别的东西,比如咖喱调料。在想起檀黎斗身边跟着的那个,好像不怎么靠谱的名叫帕拉德的Bugster后,花家大我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微妙。

看来心累的不只是他一个。

看檀黎斗出来花家大我的表情更加微妙了。彼此的情况都差不多,真打起来的话他们首先要做的就是——把手里的东西放下。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超市门。在地下停车场内看着对方把东西放进后备箱,花家大我也就把东西放在地上,暗自戒备起来。

转过身来的檀黎斗看着花家大我。说实话他根本没想到,一次普普通通的采购会遇见熟人,还是敌人。这样的情况下,战斗也好,语言的交锋也好,似乎都不太合适,一贯头脑精明的财团社长竟想不出该如何举动来缓解眼前的尴尬场景。

直到几声汽车鸣笛声突兀响起。

“……你要上车吗?”

花家大我深深地看了檀黎斗一眼。然后他把东西丢进后备箱,拉开另一侧的后座车门坐了进去。

车向地下诊所的方向驶去。



TBC。




存档。

一对情头x
以及调色版本(。

那实在不能称之为一个吻。
同样高傲的两个人纠缠在一起,恨不得将对方拆吃入腹。激烈的碰撞间不知是谁的唇被咬破,血液混着唾液被咽下,咸津津的。
“吻技真烂啊,小少爷。”
“哼,彼此彼此。”

“喂喂,你——”花家大我剩下的话语戛然而止于镜飞彩大敞的衣领。暴露在外的皮肤上,是同他一样的狰狞花纹。
这显然是同样的症状。













论病症的传播途径——血液和体液传播。
最后就是他俩一起挂了毕竟都染病了(ntm